top of page
  • totowugames

桌遊設計(7):像真的一樣

文章搬遷自http://papercatboardgame.blogspot.com/


---分隔線---


在《絕望先生》第53話裡有一條名為原作之路的退路,當導演拍出大爛片的時候,可以義正語嚴地說出:「沒辦法,我是照原著拍呀!」,然後從原作之路撤退。

 



測試遊戲的時候也常常會遇到類似情況,質疑某個機制太過突兀時,常會聽到:「沒辦法,這是模擬真實會發生的情況呀!」「沒辦法,這是劇情需要呀!」……之類的理由。


 

首先說,貼近主題情境去設計遊戲是件值得鼓勵的事,不管是真實世界還是虛擬的故事,但要注意的是「設計」這兩個字,而不是從玩過的遊戲裡找到一兩個機制去「交代」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這樣的完結了。

 

講得精準一點,「設計」是帶詩意的,它不是用大家都熟知的方式去描述一件事,你必須創造出一種獨特的語法去「說」它。這裡的獨特並不是指設計某種複雜的機制或迂迴的邏輯,「獨特」是指你對這件事的「洞察」,這個「洞察」不是什麼技巧上的炫耀,正好就是你理解這件事情的方式。


以「笑話」為例,以大家都知道的梗去說同一件事,那絕對不好笑。以大家都沒想過的梗去說一件事但是太過牽強,大家也笑不出來。能讓大家會心一笑的總是,以大家都沒想過的梗去說一件事,而且正好「戳」中事物的本質。


這裡說的「本質」並不是「支撐事物之所以存在的基礎」,而是「當我們在特定的情境下理解某件事時,沒有辦法繞過去的那個點」。


話題扯遠了,拉回來遊戲設計。大多數的主題都可以用「踩點-抽事件卡」的機制來處理,只要你設計夠多的事件卡。但很少會有玩家「單純地」因為某張事件卡描述了某件事而被觸動。


事件卡的戲劇性在於玩家已經投身於遊戲的運作邏輯之中,因為事件卡的干擾,迫使他必須中斷,重新檢視現有的行動策略。但如果你沒準備足夠的遊戲體驗讓玩家投身其中,事件卡的干擾和單純地擲骰子決定生死沒有太大差異。


總結來說,你不能只是去「說出」你想要表達的東西,玩家怎麼「理解」你的「表達」是由他身處的「情境」來決定的。而遊戲中的「情境」並不是建構在文案或美術上,情境的具體內容就只是由「玩家要怎麼考慮接下來的行動?」交織而成。


你必須設計一個情境可以「讓玩家如同故事中的主角般地煩惱與思考」,當玩家是以「現實」的角度來體驗遊戲時,他的考慮就會是「利害攸關」,而不會被你寫在文案上或註記在卡片的花言巧語所誘惑。這裡所考慮的「真實性」,就不會只是「描述事物的模樣」,而是如何從「利害攸關」的角度去影響、改變玩家的決定。



關於如何把真實性帶入遊戲中,這只是一個思考的起點,還有很多功課要作,以後再聊。


Jesse Li 2014

6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桌遊設計(23):別再說 桌遊就只是好玩而已

文章搬遷自http://papercatboardgame.blogspot.com/ ---分隔線--- 討論桌遊的話題時,常有人丟出這句結論:桌遊「就只是」好玩而已,說這麼多幹嘛? 乍聽之下,這句話很有力道。在電子媒體泛濫的時代,空出一個下午,沒有手機、電腦、電視的干擾,和朋友們圍在桌子前享受單純的樂趣,不是美好的場景嗎? 如果把場景換成和朋友一起享受大餐呢? 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否認朋友一起享受

桌遊設計(21):隨筆

文章搬遷自http://papercatboardgame.blogspot.com/ ---分隔線--- 桌遊設計和其它藝術表現形式最大的不同是, 大部分的藝術是向觀眾拋出問句。 而桌遊設計拋出問句之前, 卻需要自己先證明一次, 這個問句可以有個優雅的回答。 就這部分來說, 桌遊設計更像尋找科學定律。 不同的是,科學定律證明現實的世界如何運作, 桌遊設計證明一個想像出來的世界如何運作。 Jess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